• <blockquote id="wu2go"></blockquote>
    <samp id="wu2go"></samp>
  • <input id="wu2go"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wu2go"></menu>
  • 世強
    行業資訊

    前途汽車,還有拯救的必要嗎?

    轉載 :  zaoche168.com   2022年05月07日

           最近幾天,幾家已經沉寂許久的新造車企業,陸續都傳出了新進展。
           一個是賽麟汽車。這個已經被證實是一場“騙局”的汽車項目,在2020年隨著創始人遠赴美國,其實就已經落下了帷幕,很久已經沒人再提起賽麟這家車企。近期傳出的消息也算是徹底為賽麟汽車畫上了句號,日前江蘇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更新了一則關于“江蘇S汽車公司”的拍賣信息,從網拍平臺上公示的圖片可以清晰看出,這個“江蘇S汽車公司”正是賽麟汽車。待到此次拍賣完成,江蘇賽麟汽車也將正式走進歷史。
           還有一個是云度汽車。這家新造車企業雖然扛過了2020年新造車勢力集體“爆雷”的至暗時刻,但近兩年卻并沒有如同幾家頭部新造車企業一樣迎來觸底反彈,生產經營狀況還在持續惡化。今年4月,云度汽車進行了新一輪的股權變更,第四大股東海源復材發布公告稱,轉讓了自己持有的股份,并在公告中透露了云度資金鏈斷裂的近況,表示這家車企在2月份就已經處于停產狀態。此外,目前還有消息稱,云度汽車已經被均瑤集團收購,雙方已簽訂相關協議。
           賽麟和云度之外,近期還有另一家“久未露面”的新造車企業重新回到了大家的視野中,不過與賽麟和云度要么落幕、要么停產的負面的信息不同,后者新進展至少看起來是積極正面的。這家新造車企業通過官方公眾號表示已與SPAC(特殊目的收購公司)簽署合并協議,要重組上市,赴境外IPO。
           這家堪稱是語出驚人的新造車企業是前途汽車。


    圖片來源:前途汽車官網

    前途:我又回來了
           2020年時的前途汽車,其實已經看不到前途。上市的產品基本無人問津、母公司連年虧損、融資通道不順暢、資金鏈斷裂、長期拖欠員工工資、被供應商追債等,對創業公司而言可以被視作雷區的危險區域,前途汽車在2020年可謂是全趟了個遍,企業當時經營之困難可想而知。
           接下來該怎么辦?有業內專家曾給前途汽車的掌舵人陸群支過招,盡快舍棄自主造車業務回歸本行,靠原來做汽車設計攢出來的“家底”,并非沒有翻身的機會。但從陸群一直以來表達的態度看,放棄前途汽車這個項目,從來就不是一個備選項,“不管怎么樣,前途會一步步來,頑強地活著,而且不僅要活著,還要活得更好”,在2020年8月接受媒體采訪時,陸群依舊表達出了繼續推進前途汽車項目的信心,“撐到K20上市,撐到K20大賣,撐到K20創造正向現金流?!痹诋敃r的情形下,陸群的判斷是,即將到來的第二款量產車型K20,或許會讓前途汽車轉危為安。
           現在回頭看,K20時至今日依舊沒有上市,但陸群“搶救”前途的行動卻并非毫無進展。事實上,比起寄希望于新車K20的大賣,從目前已經成功“上岸”的頭部新造車企業的過往經驗看,前途汽車目前采取的措施如果進展順利的話,可能還要更加靠譜,這次前途汽車要“玩轉”資本局。
           陸群曾直言,融資并不是前途汽車的強項。但一個又一個的事實已經擺在面前,不大規模的融資,新造車企業真的很難看到前景,想要順利過關,就得拼資源。
           今年4月中旬,前途汽車發布了T輪融資定制版K50,并表示自2021年便啟動了T輪融資,定向向清華校友會(陸群擁有清華大學汽車工程學士學位)開放,投資人以清華校友為主。五一小長假期間,前途汽車官方公眾號發布信息稱,北京長城華冠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“長城華冠”,前途汽車的母公司)與SPAC(特殊目的收購公司) Mountain Crest Acquisition Corp.簽署了正式合并協議,長城華冠預計于2022年12月底完成重組合并上市。屆時前途汽車將作為長城華冠的重要資產組成部分赴境外IPO,投前估值為12.5億美元。

    圖片來源,前途汽車公眾號截圖

    前途汽車的“模板”是蔚小理還是FF?
           對一眾新造車企業而言,成功完成IPO上市都被看作是企業轉危為安的一個重要契機,既能強化投資人的信心,也能向終端市場發出企業正在持續做大做強的信號。目前,盡快實現IPO是各家新造車企業都繞不開的話題。
           但也并不是說實現了IPO就能一勞永逸。上市確實曾讓不少新造車企業如虎添翼,“蔚小理”等企業都在上市后迎來了爆發式增長;但也有上市后依舊難掩頹勢的新造車企業,沒錯,說的正是FF法拉第未來。去年7月,FF通過特殊目的收購公司(SPAC)和私募股權投資(PIPE)交易上市,但上市后的FF依舊在走下坡路,目前的總市值已經從上市之初的近60億美元下跌至不足8億美元。有統計顯示,法拉第未來成立以來的累計虧損預計已經高達190億元(其中2021年的凈虧損最高可達5.5億美元)。此外,在3月底,法拉第未來還表示收到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(SEC)的一項與正式調查有關的傳票,以調查該公司向投資者發布的不準確聲明。另據外媒報道,除法拉第未來外,其他幾家通過特殊目的收購公司上市的電動汽車公司,也正因會計問題和索賠問題而面臨監管審查。


    FF 91,圖片來源:法拉第未來

           海外不少通過SPAC上市的電動車企,目前的日子都不好過,已經“斷網”兩年之久的前途汽車現在卻要重新建立鏈接,靠譜嗎?即便這次前途汽車能夠順利通過與SPAC重組完成上市,后續情況就能比“FF們”好嗎?
           上市,對前途汽車其實已經不是什么新鮮事兒了,要知道,前途汽車的母公司曾經可是號稱新造車企業第一股。長城華冠是陸群的第一個創業項目,2003年成立,主業是汽車整車設計開發和服務,在國內汽車設計領域口碑和地位都相當不俗,在技術研發和產業鏈布局方面也有一定的優勢。2015年前途汽車成立后不久,長城華冠也正式登錄新三板。但也正是受到前途汽車項目的拖累,長城華冠上市之后連年虧損。蓋世汽車整理的相關數據顯示,2015年-2018年,長城華冠的虧損分別為2175萬元、9844萬元、2.16億元和6.1億元,并最終在2019年選擇從新三板退市。
           上市還可能會退市,市場最終考驗的還是這家企業究竟能夠帶來什么?
           不得不說,前途汽車創立之初可謂是手握好牌,看起來前景遠大。首先成立的時間早,2010年長城華冠就成立了電動車事業部,2015年正式把前途汽車擺上了臺面,可以說是國內最早的一批新造車企業,正趕上國內新造車運動進入蓬勃發展期的階段。其次,不同與大多數跨界而來的“野路子”,前途汽車可謂是根正苗紅。董事長陸群是汽車工程方面的專家,母公司長城華冠原本的主業也在汽車領域,而且更關鍵的是,前途汽車很早就獲得了制造新能源車的官方身份:2016年前途汽車獲得了發改委批準的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,2018年前途汽車進入工信部發布的新增車輛生產企業名單,是新造車企業中少有的獲得了新建純電動乘用車“雙資質”的企業。此外,上文已經提到過,母公司長城華冠是新造車企業第一股,2015年就已經正式登陸新三板,前途汽車發展初期的資金儲備看起來也比較健康。
           但結果卻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爛,量產的第一款車型前途K50累計了不足200輛的銷量數據后就草草收場,第二款被官方寄予走量厚望的產品前途K20(從此前公布的概念車來看,K20會是一款雙門兩座的Coupe車型,與目前國內正在興起的回歸家庭汽車消費趨勢明顯又是背道而馳,如此小眾向的一款車卻被賦予了跑量的重任,在制定目標的時候,官方看起來還是欠缺了一些終端用戶調查)能否到來還是未知數,此次宣布回歸后官宣的T輪融資定制版K50很顯然也肯定不會擔當走量的重任。


    前途K50,圖片來源:前途汽車官網

           蔚小理能夠取得當前的成績,歸根結底是各自后續的產品都得到了終端用戶普遍的認可;FF上市后之所以還處在持續向下的發展通道中,最根本的癥結則是一直都無法帶來真正意義上的量產車,再兼之長期以來在企業口碑方面的短板,想要翻身實屬不易。目前看來,前途汽車和FF的經歷過于相似,FF債務纏身,前途汽車也上過“老賴”名單;FF量產進展慢,前途汽車也“空窗”了兩年;FF通過SPAC上市,前途汽車此次也要“借殼”上市。目前來看,對于前途汽車這次要闖的資本局,一句話評價就是,即便上市成功,也需警惕,不要讓FF的現在成為自己的將來。

    標簽:前途 我要反饋 
    機械行業數字化
    PTC8.0
    專題報道
    歐洲工業之旅
    歐洲工業之旅

    每年的漢諾威,汽車都是關鍵話題之一。 今年,輕量化、新能源被精準的提煉出來。 2019年,造車網帶你開啟漢諾威工業之

    2019年賀歲版
    2019年賀歲版

    2018年已經過去,整體來看,汽車行業正朝著電動化、智能化、網聯化方向堅毅挺進,新品、收購、合作等動作不斷。2019年汽

    52欧美成人影院,亚洲第一狼人在线观看,高颜值国产年轻女百合手指
  • <blockquote id="wu2go"></blockquote>
    <samp id="wu2go"></samp>
  • <input id="wu2go"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wu2go"></menu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