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lockquote id="wu2go"></blockquote>
    <samp id="wu2go"></samp>
  • <input id="wu2go"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wu2go"></menu>
  • 世強
    行業資訊

    燃油車“斷舍離”,業務分拆的AB面

    轉載 :  zaoche168.com   2022年05月07日

           在漫長的傳統燃油時代,汽車制造商們花了一個多世紀的時間研究和升級發動機,但是進入百年一遇的行業轉型期,這些公司集體面臨著一個關于“斷舍離”的戰略抉擇——
           電氣化的加速,昔日的燃油車資產急劇貶值,不僅威脅到車企的短期利潤,甚至還威脅到它們的長期生存。
           這是困擾大部分制造商的集體難題,我們也可以看到,最近幾個月來,已經有公司陸續采取了行動,為電動汽車和新興業務單獨創建新部門,將其與傳統內燃機業務進行分拆,甚至單獨推出適合新時代的電動汽車品牌。
           只有這樣做,制造商們才有希望擁抱更有想象力的未來,并在公司內部釋放更多資本和精力。前幾年異軍突起的特斯拉和潮水般涌入的其他電動汽車初創公司,股價和估值一路飆升,這讓那些擁有幾十年、甚至上百年歷史的傳統制造商十分焦慮。
           “從運營的角度來看,目前許多制造商最關注的傳統燃油產品的退役計劃,”數據資訊機構IHS Markit的分析師在去年的一份報告中表示,“換句話說,是時候考慮如何優雅地、或者有序地退出傳統燃油車市場,且將舊資產遺留的負面影響降至最低,如利潤率下降,裁員,產品序列的變化以及不得不拋棄的制造資產?!?BR>       如何處理新舊資產間的關系?
           一種,是單獨上市。極星Polestar是從沃爾沃汽車剝離出來的電動汽車品牌,目前已計劃在本季度通過一家特殊用途的收購公司(SPAC)完成上市。
           一種,是單獨拆分。雷諾的電動車剝離計劃已是板上釘釘,福特則宣布了新的公司結構,分別設有Model e和Model Blue兩個不同的業務部門,且新業務由一把手親自掛帥。
           另一種,是均攤風險。戴姆勒選擇將其Smart品牌重新定位為一家與中國吉利共同合資的新企業,未來歐洲的電動車也將在中國完成部分設計和最終的新車生產。寶馬正將其內燃機的生產轉移到奧地利和英國,并著手重組其產能的全球分布,德國大本營未來將聚焦于電動汽車和其它新業務。
           雖然與電動汽車沒有直接關系,但大眾和戴姆勒在過去兩年中都剝離了他們的卡車部門,這為集團專注于電動乘用車提供了更好的土壤,如近期他們重點發力的大眾ID陣容和梅賽德斯的EQ品牌。
           “這個轉型的特殊時間點,我們也看到了不同的商業模式,但大部分公司都是殊途同歸,即將有限的資源聚焦在電動汽車等新業務里?!丙溈襄a歐洲大區的汽車業務負責人Andreas Tschiesner如是分析。
           “背后的邏輯是完全不同的?!?BR>       福特首席執行官吉姆·法利(Jim Farley)在一月份的電話會議里向投資者坦言,想要在新時代運營好電動車業務,這和以往運營好傳統燃油車業務是不一樣的,基于這樣的考慮,福特選擇在新領導班子的帶領下分拆了電動車業務,并借此機會對公司架構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。

           “市場需求和產品矩陣都將推翻了重來,就連采購、供應鏈和關鍵零部件都是完全不同的?!狈ɡa充說,新業務的節奏也將完全不同,從根本上講,內在邏輯也是完全不同的,管理層需要新思維和新的應對方式。
           華爾街的分析師們則認為,投資者更愿意將內燃機為代表的的舊資產視為資產負債表上的一個“死砝碼”,但與此同時,現階段幾乎所有制造商的利潤都來自燃油車,這種情況可能會持續數年之久,直到電動車業務足夠成熟。用吉姆·法利的話說,這時候的燃油車業務是一個“利潤杠桿”,其盈利能力對轉型十分重要。
           當然,分拆也會帶來一定的風險。
           一家新的電動車公司,是否能吸引足夠的投資來跨越研發和產能的爬坡期?內燃機業務的停產,能否以避免大規模裁員的方式進行管理?畢竟,單獨上市或內部重組等舉措對人力資源的挑戰是巨大的,這也是大部分汽車制造商對激進化轉型持謹慎態度的原因之一,他們需要逐步過渡到電氣化來保護就業基本盤。
           但是,新四化轉型的車輪行至當下,“避免激進”的想法可能已經過時了,隨著電動汽車市場份額的快速增長、從0到1的新造車勢力們也日漸成熟,再加上全球對脫碳的呼吁日趨緊迫,越來越多的玩家只能和燃油車業務揮手說再見。
           傳統制造已步入轉型的“第二階段”。
           向電動汽車過渡的“第一階段”,汽車制造商們往往選擇不斷加碼以探路轉型,如資本維度的巨額支出;到了當下的“第二階段”,發展路徑已日益明晰,大家已經將押寶的天平徹底偏向電動化等新事物,陸續從舊資產和就技術里撤出資金,以彌補電動汽車和自動駕駛的更高支出。
           還要避免避免“零和”陷阱。
           所謂轉型的“零和”陷阱,即傳統燃油車的利潤率下降速度快于新業務利潤率的提升。在即將迎來的轉型“第三階段”,新業務的獨立性將成為重組成敗的重點考量,些被縮減或剝離的舊資產已經很難為轉型持續“輸血”了,對資產負債表的影響也將越來越突出。
           本質上,這是一場成本游戲。已經有新造車勢力選擇輕資產的模式,價值鏈的大部分環節由其他公司代工,消除復雜性,輕裝前行。例如,麥格納為一眾初創公司代工生產電動車,而索尼也選擇同屬東瀛陣營的本田進行制造聯姻。
           至少在當下,燃油車仍然為制造商們帶來非常好的利潤和現金流,這樣的不可替代性將一直持續到未來10年或15年。即使是那些沒有舊資產負擔的新造車公司,如果有投資機構欲對其加碼資金,未來幾年相對穩定的現金流也是主要考量的一個方面。

    標簽:燃油車 傳統車企 我要反饋 
    機械行業數字化
    PTC8.0
    專題報道
    歐洲工業之旅
    歐洲工業之旅

    每年的漢諾威,汽車都是關鍵話題之一。 今年,輕量化、新能源被精準的提煉出來。 2019年,造車網帶你開啟漢諾威工業之

    2019年賀歲版
    2019年賀歲版

    2018年已經過去,整體來看,汽車行業正朝著電動化、智能化、網聯化方向堅毅挺進,新品、收購、合作等動作不斷。2019年汽

    52欧美成人影院,亚洲第一狼人在线观看,高颜值国产年轻女百合手指
  • <blockquote id="wu2go"></blockquote>
    <samp id="wu2go"></samp>
  • <input id="wu2go"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wu2go"></menu>